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小楼文学 >> 千门公子 >> 四、百业堂

四、百业堂

“朝醉夜复醒,对月长天歌。一弯银勾似酒壶,嫦娥何不共我酌?”

金陵的夜少了白日的热闹喧嚣,却多了些丝竹管弦和狂曲醉歌。一个书生模样的醉鬼倚在太白楼的窗棂上,对着窗外高挂夜空的明月高声吟哦着,仪态颇为狂放。只可惜他衣着实在寒酸,面目也太过肮脏,不然还真有几分才子狂生的模样。

“走了走了,我们要打烊了!”太白楼的伙计终于不耐烦起来,现在只剩下这最后一个顾客,还是那种只喝劣酒不要下酒菜的酒鬼,他们当然想把他赶走好早一点关门睡觉。

“哦,打烊了。”醉鬼喃喃说着,手伸入怀中掏摸半晌,然后把几枚铜板拍在桌上,大度地对伙计摆摆手,“不用找了,算我请你们喝茶。”

说着摇摇晃晃站起来要走,却被伙计一把抓住,那伙计把几枚铜钱摔到他脸上,骂道:“你这半天时间,一共喝了三斤老白烧,这几个铜板连零头都不够!”

“我······我没钱了。”醉鬼挣扎着想摆脱伙计的掌握,却被那伙计抓得更紧。

“没钱?”那伙计一巴掌把他打翻在地,“也不打听打听,咱们太白楼是谁的产业,敢到咱们这儿来吃白食?”

“谁的产业?”醉鬼挣扎着要爬起来,却又被另一个伙计一脚踢翻。

“这儿可是百业堂的产业,杜啸山可是咱们的舵把子!”那伙计大声道,言语中颇有些狐假虎威的味道。

“杜啸山是谁?百业堂又是什么玩意儿?”那醉鬼一脸懵懂。立刻招来几个伙计的老拳,有人大骂道:“在金陵城混,却连百业堂和咱们舵把子都不知道,你他妈不想活了?”另一个伙计则劝同伴说:“算了算了,看他是真喝醉了,咱们搜搜他的身,若有值钱的东西就留下充作酒钱,若没有再按老规矩收拾他不迟。”

几个伙计七手八脚地翻遍了他的全身,却没有找到任何值钱的东西,众人只得照老规矩把他吃下的东西打得全呕了出来。那醉鬼对众人的殴打浑不在意,却对着满地吐出的酒水痛心疾首地连连哀叹:“我的酒啊,我的老白烧啊,全白喝了!”

“妈的,没见过这样要酒不要命的滥酒鬼!”几个伙计无可奈何,开酒馆的最怕遇到这种不要命的滥酒鬼,这种人对自己的性命都不在乎,整天只泡在酒中,酒瘾一旦发作拿命去换酒都干,总不能真的把他往死里打吧。几个人最后只得把这酒鬼从太白楼扔了出去,然后打烊关门。

太白楼门口挑着的两个灯笼收起回去后,街上就变得朦胧起来,那酒鬼伏在地上轻轻呻吟半晌,挣扎着要爬起来,却意外地看到自己面前有一双着粉底快靴的脚,酒鬼拼命抬起头顺着这双脚往上看去,这才发觉有一个人蹲在自己面前,却是一个面色紫膛的黑衣大汉。

“啧啧,不过是白喝了一点劣酒,怎么就被打成了这模样?”大汉托起酒鬼的下巴,仔细审视着他的面容,只见他脸上肿得像个猪头,一只眼角肿得老高,使那只眼睛也眯成了一条线,脸颊上像是挨了重重一脚,嘴角还挂着呕吐物和血沫。大汉也不嫌肮脏,掏出袖中的绢帕抹干净酒鬼的脸,这才发觉他年纪并不大,五官应该还算周正,只可惜脸上肿得完全变了形,很难看出他的本来面目。

“为一点酒弄成这样子,值吗?”大汉语气中满是同情,谁知那酒鬼却不领情,一把推开大汉的手说:“老子乐意!”

酒鬼虽然说的是吴语,却带有明显的巴蜀口音。大汉对酒鬼的无礼不以为忤,只笑道:“如果我请你喝酒呢?”

“那感情好!”酒鬼一听说喝酒顿时来了精神,挣扎着就要爬起来,却总是力有不逮,他却还连连说道,“你要请老子喝酒,就算让老子叫你干爹都没问题。”

酒鬼在那大汉的扶持下总算站了起来,那大汉架着酒鬼一只胳膊笑道:“江湖何处无酒友?走!沈某请你喝一杯!”

昏黄的烛光,油腻腻的酒桌,两碟卤味和豆干,几大碗浑浊的老酒。即便在深夜,街头也少不了这种露天的小酒摊。看着酒鬼迫不及待地连下了三碗,那面目棱角分明的大汉这才笑问道:“今日能与老弟共饮也算有缘,还没请教老弟大名?”

酒鬼醉眼朦胧,打着酒嗝嘟囔了一句:“不过是喝酒,问那么多干什么?”

大汉淡淡一笑,抱拳道:“在下沈北雄,最喜欢结交江湖上各种各样的朋友,听老弟口音像是巴蜀人士,不知与唐门可有渊源?”

酒鬼眼中闪过一丝警觉,敷衍道:“落魄之人,怎攀得上那等世家望族?”

对方对自己名字的反应并没有让沈北雄太意外,“沈北雄”三个字虽然能令金陵商界为之动容,但在普通人面前还是一个很少听说过的陌生名字。不过对方那点并不引人注意的异常反应没逃过沈北雄的目光,他若无其事地望着自己的手,笑问道:“公子襄呢?不知老弟与他又有什么渊源?”

“什么公子香公子臭,老子全不认识。”酒鬼说着站起来就要走,却被沈北雄按住了肩头,他只得咧着嘴乖乖坐下来,在沈北雄的掌握之下完全失去了挣扎的能力。

“别跟我说你跟公子襄没任何关系,不然你跟踪他干什么?”沈北雄笑眯眯地问道。酒鬼的脸色顿时有些慌乱起来,不过依然故作镇定地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真不知道吗?”沈北雄笑着放开了手,若有所思地自语道,“据我所知,几年前公子襄曾在巴中做过一件大案,弄得有巴中第一富豪之称的叶家倾家荡产,而叶家跟蜀中唐门是世代姻亲,公子襄却在唐门眼皮底下把叶家弄得家破人亡,据说仅有一位叶二公子幸免于难。”

“是吗?这跟我有什么关系?”酒鬼又端起了酒碗,边喝边嘟囔道。

沈北雄呵呵一笑,也举起了酒碗,“对,这跟咱们都没任何关系。只是我沈北雄喜欢交朋友,尤其是吃过公子襄苦头的朋友。”

“我不喜欢交朋友,”酒鬼一口喝干碗中劣酒,然后舔着嘴唇顾自道,“不过谁若给我酒喝又另当别论。”

“呵呵,没问题!”沈北雄说着拍了拍手,一个身影立刻从烛火照不到的黑暗处闪到他的面前。沈北雄看也不看地对他吩咐道,“去弄抬轿子过来,把这位公子请到舍下一叙。”

那黑影悄然离开后,另一个精悍的老者又闪到沈北雄面前,在他耳边低语道:“咱们在城西遇到点麻烦,那是百业堂的地盘。”

沈北雄皱了皱眉头,叮嘱道:“现在咱们的时间不多了,得抓紧。我这就去见杜啸山,若没有他这条地头蛇的支持,咱们将一事无成。”说着他转头对身旁的酒鬼笑道,“老弟先随我这兄弟去寒舍暂歇,明日老哥再陪你好好喝上一杯。”

接着他冲黑暗中打了个响指,立刻有数名黑衣人来到他面前,沈北雄指着依旧在喝酒的酒鬼对众人吩咐道:“替我好好接待这位公子,千万莫怠慢了他。”说完他带上那名精悍的白总管,往城西大步而去。

百业堂的总坛在城西杜家巷,这儿整条巷子的人家几乎都姓杜,杜家祖先几百年前就在这里定居,靠维护和经营屠、捐、赌、私、漕等百业为生,经上百年经营,渐渐发展成控制整个金陵城的第一大帮会。传到到杜啸山手上,百业堂已经成为插足整个江南百业的最大帮会组织。

当沈北雄带着白总管来到这里时已经是三更时分,杜家巷中早已看不到一点灯火。不过凭着“沈北雄”三个字,他还是没费多少周折就见到了百业堂现在的舵把子杜啸山。

“说吧,半夜把我叫起来究竟有何事?”二人在大厅中分宾主坐定,百业堂堂主杜啸山便不阴不阳地问道。外表看他只是一个精瘦干练的矮小老头,留着稀疏的山羊胡,恹恹的三角眼给人一种似睡非睡的感觉,不过举手头足间却流露出一种高高在上的人才有的从容气度。就算他不是百业堂舵把子,光凭这份气度也让能人猜到,这决不是个普通人。

“呵呵,深夜打搅杜堂主,实在是不好意思。”沈北雄恭敬地抱拳为礼,算是为自己的唐突赔了罪,这才道,“我刚得到手下兄弟的回报,说咱们在城西一代的买卖遇到了点麻烦,不知这是怎么回事?”

杜啸山捻着颌下稀疏的山羊胡,不阴不阳地道:“我听说沈老板在城中大肆购买商铺,心中总有许多好奇。虽然沈老板以高价买下了百业堂名下十多处产业,短期来看百业堂没有吃亏,但卖出经营多年的当铺赌坊,对我百业堂声誉有极大的影响,不明真相者还以为我杜啸山怕了沈老板。基于这种原因,百业堂不打算再与沈老板合作,除非我知道你真正的目的。”

沈北雄收起笑容,漠然道:“有些事杜堂主还是不知道为好。”

“既然如此,沈老板请回,恕杜某不送。”杜啸山说着端起了茶杯,听语气显然是动了真怒。沈北雄对杜啸山的隐怒视而不见,只笑道:“百业堂名下的产业,沈某可以再多出两成价钱,若杜堂主能帮助沈某收下其它商铺,每间铺子还可以另外给百业堂一成的佣金。”

杜啸山闻言悚然动容,暗自在心中计算开来。光百业堂名下的产业,在本来就比市价高的基础上再多出两成价钱,就是十多万两银子的出入,若再加上沈北雄意图收购的商铺付给百业堂的佣金,恐怕就是几十万两银子的好处,这足以抵得上百业堂数年的收入,这北佬究竟为何要出如此高价来收购金陵商铺?杜啸山百思不得其解。虽然在巨大的利益面前杜啸山也不禁怦然心动,不过多年的江湖经验告诉他,这世上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对方既然敢出如此高价,肯定就有加倍赚回来的把握。况且江湖上厮混,还有比银子更重要的东西,杜啸山容不下对方掌握全部主动,而自己却毫不知情。因此他只在心中犹豫了片刻,便断然拒绝道:“除非我知道你收购商铺的原因,不然咱们无法合作。”

沈北雄一脸无奈地摊开双手:“没有商量的余地?”

杜啸山没有回答,只端起茶杯示意:“送客!”

沈北雄无可奈何地站起来就走,刚走出两步却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回过头来:“哦,对了!这次我来金陵,柳爷千叮万嘱要沈某一定来拜见杜堂主,并代他老人家向杜堂主问好!”

“柳爷!”杜啸山脸色顿时有些异样,“你是柳爷的人?”

沈北雄淡淡一笑:“沈某不过是替柳爷打前哨的马前卒,柳爷随后就到,届时沈某若不能完成柳爷交代的任务,只好到柳爷面前领受责罚了。”

“柳公权也要来金陵?是他要收购金陵商铺?”杜啸山十分惊讶。谁知沈北雄神秘一笑,摇头道:“杜堂主眼线遍天下,应该知道柳爷可没这么多银子买不动产。”

杜啸山脸色终于变了,沉吟半晌,突然下决心似地一点头:“好!百业堂与你合作,不过价钱上面你得再加一成。”

“你这是坐地起价!”

“谈生意本来就是要讨价还价!”

二人如猛虎般互相瞪视着,互不相让。片刻后只听沈北雄淡淡道:“杜堂主想要讨价还价,总得让沈某看看你的本钱。”说着手腕一翻便向杜啸山胸口抓去。杜啸山看似年老体衰,手脚却十分灵活,沈北雄手脚刚动他便勾手还击,二人双手在咫尺之间上下翻飞,转瞬间便交手数十招,场中顿时想起二人双手“噼噼啪啪”的交击声,片刻后二人总算停了下来。只见沈北雄扣住了杜啸山左手脉门,而杜啸山右手则扣住了沈北雄左肩胛。二人身形凝定,静静相持片刻,沈北雄突然呵呵一笑,缓缓放开杜啸山的手道:“杜堂主果然高明。好!成交!”

杜啸山脸上露出一丝感激的微笑,也慢慢放开了沈北雄肩胛,然后与对方击掌为约:“从现在起,百业堂上下将全力协助沈老板收购金陵商铺,直到沈老板满意为止。”

在离开百业堂后,紧随沈北雄出来的白总管不解地问道:“主上,我不明白方才主上明明占了上风,为何最后却故意输了半招?”

沈北雄淡淡一笑:“百业堂是本地地头蛇,咱们若没有杜啸山的全力协助,恐怕会事倍功半。我出手是要显示咱们的实力,警告他胃口别太大,要适可而止。让他半招是让他在自己手下面前挣足面子。对这一点杜啸山心知肚明,相信他以后不敢再坐地起价,今后杜啸山和百业堂,将是咱们在金陵最可信赖的盟友。”

白总管脸上露出叹服的神色,不由微微点头。沈北雄笑着拍拍他的肩头,踌躇满志地悠然道:“制服一个人有时候以力胜之并不是最好的办法,智者不为。好比棋道高手对弈,力战者等而下之,善战者以战谋利,真正的绝顶高手,总是胜人于不知不觉间。”

喜欢千门公子请大家收藏:(www.xiaoluo.cc)千门公子小楼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千门公子最新章节 - 千门公子全文阅读 - 千门公子txt下载 - 方白羽的全部小说 - 千门公子 小楼文学

猜你喜欢: 超新星纪元心有千千结司马懿吃三国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铁器时代白发皇妃秦腔剃头匠夜妖娆寻找爱情的邹小姐麻衣神算子幻城谢谢,余生我陪你走!有种后宫叫德妃流浪地球第一皇妃公子无色童话召唤战争解密骆驼祥子地狱猎兵三十六计死刑白名单白鹿原这个历史挺靠谱圈里圈外
完本推荐: 夜尊异世全文阅读百鬼禁忌全文阅读首席的独家宠爱全文阅读总裁只欢不爱全文阅读黑道邪皇全文阅读每天都在征服情敌全文阅读恰似寒光遇骄阳全文阅读幻想世界穿越法则全文阅读首席总裁,爱你入骨全文阅读慢慢仙途全文阅读纯情花嫁全文阅读女配是重生的全文阅读抗战之还我河山全文阅读天才宝宝:总统爹地伤不起全文阅读极品女神穿梭系统全文阅读超级军工霸主全文阅读仙界归来全文阅读妻为上全文阅读遮天全文阅读致我最爱的你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影视世界当神探武道大帝恶魔就在身边最强医圣探虚陵现代篇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猛卒永恒圣帝妖孽奶爸在都市岩忍者日志战天龙帝天唐锦绣前方高能觅仙道百炼飞升录万道剑尊大秦圣皇我的师父是神仙灭世武修合租医仙快穿之炮灰的开挂人生永恒国度神级强者在都市家有悍妻怎么破新白蛇问仙武炼巅峰重生之都市仙尊电影的世界龙神至尊韩四当官

千门公子最新章节手机版 - 千门公子全文阅读手机版 - 千门公子txt下载手机版 - 方白羽的全部小说 - 千门公子 小楼文学移动版 - 小楼文学手机站